首页 »

60后与90后携手的这本原创绘本,反映的是中国人深沉含蓄的亲子观

2019/10/14 6:49:53

60后与90后携手的这本原创绘本,反映的是中国人深沉含蓄的亲子观

父母和子女的血脉情感是永恒的,但亲子关系是有期限的。这种情感在60后作家、诗人蒋一谈和90后新锐插画师冯硕共同创作的绘本《我故意不说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冬日的雪景,熊猫母子的游戏,母爱的回旋在绘本中荡漾。

 

在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举行的分享会上,蒋一谈说,2018年初,他偶然间通过插画界的朋友,取得了冯硕的联系方式,在看过她一、两幅画作之后,他便决定,要与这个90后女孩合作原创儿童绘本。

 

而当时,冯硕刚刚失去了疼她爱她的父亲,情绪低落的冯硕认为自己可能完成不好,但又觉得机会难得,终于还是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在创作过程中,她还是难以避免地想起许多与爸爸妈妈的往事。“我爸爸很可爱,就像小孩子,小时候他带我出去玩,经常自己走丢了,我就呵斥他:‘你能不能看好我?!’”

 

六个月后,《我故意不说话》绘制完成。

 

“没有想通过这本书教给孩子什么道理,只是希望父母和孩子能够一起分享这个故事。读了这本书的小朋友可能收获的是开心、难过,或者抱一下爸爸妈妈的冲动,都可以。中国人自古不擅长对亲人和爱人说我爱你,但当我们尝到失去的滋味的时候,往往才意识到寻常日子里表达爱意的重要意义。” 冯硕分享道。

 

站在父亲角度的蒋一谈对亲情又有不一样层面的理解:“父母和子女的血脉情感是永恒的,但是亲子关系是有期限的,过了这个期限,父母和孩子的连接时间会越来越少。我的女儿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她会构建自己的新生活。我很怀念过去的时光,在书店里看见年轻的父母亲和孩子在一起,我会坐在旁边听一会儿。亲子关系的意义,首先是陪伴孩子成长,然后是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

陪伴95后女儿成长时,蒋一谈发现,孩子们爱读的绘本大部分都是国外引进的。他从出版社得知,组织原创绘本成本大,周期长,不如引进版权速度快;愿意为孩子写作绘本故事的作家太少,中国优秀的插画师太少,又能写又能画的绘本作家少之又少。

 

“中国绘本的创作和出版,类似于中国芯片的发展。芯片是有国际标准的,绘本也是有国际标准的。这个标准是看他是不是能成就别人,而不是一个画家或者作家在自言自语。”

 

他动了为孩子写作故事的心。

 

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的冯硕,赴英国剑桥艺术学院攻读童书插画专业硕士。同班同学大多是欧洲人,其中有些已经是业内小有名气的插画师。与老师和同学的交流让冯硕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绘画风格、技法、审美、价值观”都有了颠覆性的成长。“绘本并不是孩子孤零零一个人阅读的一本普通的书,而是一种柔软的情感传递。我想要做的其实是图画书与孩子沟通交流的中间人。”

 

活动现场,一位妈妈读者分享了自己的阅读心得,“《我故意不说话》有暖萌的雪景,有淡淡的忧伤,有母爱的回旋和呼唤。妈妈和孩子之间永远有一根线,连接着彼此。这本由中国人创作的绘本,带着东方人含蓄又深沉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