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综艺:野蛮生长还是有序生长?

2019/8/14 5:25:09

网络综艺:野蛮生长还是有序生长?

 

2016年上海电视节,“网络综艺”也成为多个论坛以及线下活动的热词。网络综艺现状如何?网络综艺趋势如何?本届电视节上,多多少少传递出了一些“答案”。

 

网络综艺“逆袭”成新贵


业界用“野蛮生长”来形容网络综艺的这股生长势头。有数据显示,2015年各大视频网站纷纷推出了进军综艺自制领域,其中将有超过70档综艺节目在今年制作和播出,而2016年也被称为“网络综艺元年”。


除了视频网站的投入增加,传统影视人或制作机构也纷纷“转型”掘金网络综艺领域:6月6日,上海电视节首日,东方明珠与华谊兄弟召开3.0战略合作计划发布会,宣布双方将在自2012年即达成的持续多年院线电影版权战略合作的基础上,创制网生互动创新产品《娱乐家》,后者将打通手机端APP与互联网电视端IPTV的“跨屏互动”,推出和红人经济、粉丝经济相关的网生综艺节目。就在同一天,兴格传媒召开发布会,去年7月获准辞去上影集团副总裁职务的杨文红,以兴格传媒创始人、兴格传媒总裁的全新身份亮相。除了与江苏卫视合作《星厨驾到》外,兴格传媒还将与爱奇艺合作《厨艺大师》,下半年也将继续研发两到三个网络综艺。

 

东方明珠与华谊兄弟召开3.0战略合作计划发布会上,韩国著名演员宋承宪助宣“娱乐家”。有着充分互联网基因的“娱乐家”,不仅是一个“直播+综艺秀”的新偶像养成节目,而是一个可以不断迭代优化、衍生整合的粉丝产品生态。 图片来自网络


一个更值得玩味的改变是,视频网站和传统电视台关系的格局也正在发生变化。过去视频网站以采购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合作为主,如今网络综艺的内容开始输出给电视台,如腾讯的《我们15个》、爱奇艺的《我去上学了》。一些传统主流电视台甚至开始主动寻求为视频网站制作节目的机遇,比如腾讯视频最近公布的综艺新节目中,就有两档分别来自东方卫视、浙江卫视的制作团队。


一个全新的综艺市场生态正在形成。


人人平等的“大众审片”


网络综艺和传统电视综艺节目,除了播出平台的差异外,究竟有何区别?


6月8日,电视节论坛“互联网时代的综艺新生态”上,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郑蔚表示:“电视节目服务传统电视观众,网络综艺转向服务于网民,后者更年轻、坦率、直接,甚至更任性,他们对一个综艺节目更碎片化、更无厘头的逻辑和结构更容易接受。这些都会对网络综艺产生很大的变化,也需要节目从选题、设计当中为他们寻找合适的产品。”


《奔跑吧兄弟》一、二、三季的总导演岑俊义坦言:“互联网的精神是平等。以前做电视节目,都是领导审片或总监、主任审片,一层一层,相对来说人数比较少。但是互联网一期节目出去,就是大众审片,人人平等。他们给你的反馈,永远是最直接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分辨哪些对我们有用,哪些对我们没用。”


此前,兴格传媒总裁杨文红在参访中表示:“目前好的网络综艺脱口秀居多,胜在话题性。网络综艺,对于内容制作公司而言是多了一个出口。无论是影视剧还是网络综艺,其本质都是戏剧架构,而戏剧架构的开放性是网络与电视两个平台之间的区别。网络的特别在于其开放性更强,有很多开放性和互动性的接口;电视是线性播出,开放性接口没有那么直接。今天内容的互动性越来越强,观众可以跟创作者一起去寻找戏剧架构,站在‘我’的视角找出内容的核心,这也是未来的趋势。”

 

不止网络综艺,杨文红未来将和兴格传媒一起,打造一个涵盖影视剧、综艺、PGC和现场娱乐活动等多元内容的旗舰平台。前来助阵的著名影星李连杰真人秀首秀《谁是下一个功夫英雄》也将由兴格传媒打造,新节目能否“通吃”电视和网络,目前仍是未知数。 图片由兴格传媒提供。

 

另一方面,网络综艺的“大众”意识也更深层次地渗入到传统电视节目中。《极限挑战》总导演任静表示:“以前的电视单向交流,最多打电话到电视台,说一下感想或写一封信。有了互联网综艺之后,大家已经习惯用一种交互的方式去看节目。所以我们在制作电视台节目时,脑子里想的就是怎么有话题,让大家一边看电视一边可以主动沟通,并有意识地在屏幕上用字幕进行话题引导。在任静看来,综艺节目形态的改变,除了创意,更多是技术平台的改变。“下一个真正爆点的节目,应该在互联网综艺上,因为它的交互性能改变节目的形态。这种感觉,就像我2010年做《达人秀》第一季,忽然觉得节目可以这样做!我觉得近在眼前。”


创新节目避免“同质化”竞争


网络综艺的崛起正在改变综艺市场生态。 腾讯视频综艺部总经理马延琨表示:“最近这两年,我们采购的电视版权综艺内容好的不是特别多,主要是符合网民、受众的点的内容不多。除了《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极限挑战》等少数在网络和电视上能够同时开花的,其他性价比没有那么高。所以我们更偏重于自主研发的内容。”


然而,现阶段的网络综艺也伴随着问题。和电视综艺节目一样,起步没多久的网络综艺也存在“同质化”问题。郑蔚坦言:“电视节目的同质化竞争,往往不是因为创作人员的同质化思维,而是电视台收视率的绝对压力下,决策者在做决策的时候,更多会考虑稳定性、安全性,于是仿效成功先例是最安全的事。到了视频网站,更多是商业上的压力。当资本压力、商业压力过于强大,也会造成这种同质化、趋同的态势。创新真的需要胆魄、需要勇气。”


此外,在业内看来,成本低,风险小,容错率高,限制少,是大部分网络综艺出炉的原因。但实际上刚刚成为传统电视人转型选择的国内网络综艺并未进入模式阶段,现在能看到的很多节目照葫芦画瓢,打着吸引年轻人的口号,实际内容空洞。《奇葩说》创始人之一牟頔也在上海电视节中国模式日的论坛上直言:“爱奇艺世界大会时用了一个词,网络的野蛮生长,当时我对这个词特别不赞同。网络综艺野蛮生长好吗?这个野蛮阶段越快过去对网络综艺越好。如果下一步真的说网综遇到了巨大的瓶颈,跟野蛮有非常大的关系。”

 

编辑邮箱:ljnjf@ljnjf 题图来自网络